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期刊 >> 时事空间

法眼7月-8月

发布时间: 2014-10-09   作者:《天津律师》    来源: 《天津律师》

  新闻:北京将告别“地铁2元时代”


  北京市发改委宣布,将于7月3日至20日,就北京公共交通票价改革问题,面向社会公开征集意见建议。意见征集活动的开启,意味着北京“廉价公共交通”时代或将结束。目前,北京市公共交通主要实行单一票制,该票制始于2007年,当时改革的核心内容,一是大幅度降低票价,二是推广使用一卡通,地铁是全路网每人次两元。北京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说:随着公共交通路网规模、客流总量和出行结构的变化,本市公共交通发展面临着新的形势,现行的票价政策与公共交通整体发展要求已经不相适应。以地铁为例,乘客在路网中的乘车距离,从最短的400米到最长的88公里,相差200倍,但所付票款相同,难以体现多乘坐多付费的一般规律。


  点评:

  当初北京将地铁票价定为一律2元,初衷是为了缓解地面交通拥挤的压力,鼓励交通参与者尽量不开车,而乘公交地铁。但由此造成另一种现象,即外来打工者租最便宜的房子,在工资最高的单位上班,人为造成通州居住,海淀上班的现象,由此造成北京地铁超拥挤,高峰时段每个车门前都有一两个壮姐姐往里推人,车门前的乘客脸贴在玻璃上挤成了相片。以北京地铁5号线为例,早高峰从天通苑北始发站开始就基本满员了,接下来到天通苑、天通苑南、立水桥、立水桥南......一直到惠新西街南口将近十来站,几乎只有上车的没有下车的,人人拼老命,因为天通苑是北京最大的“睡城”,居住着几十万上班族。

  造成北京交通拥堵的原因是结构性的,是北京围绕一个中心摊大饼式扩张所造成的,所以地铁票价再怎么上涨,地铁拥堵状况仍会依旧。北京应当和上海、天津地铁一样,路段越长票价越贵,几百万外来人口打工者就会考虑就近租房上班。上海的外来人口和北京差不多,上海地铁也是十余条线400余公里,但上海的地铁除高峰时段和热点地段外一点都不拥挤,路面上也不像北京那样乱,可能就与上海打工者都就近租房上班有很大关系。甚至许多上海人还舍不得坐地铁上下班,宁可只花2元乘坐公交上下班。其实解决问题的关键是提高地铁车厢乘客每站的进出替换率,这就好像麦当劳,别看每天客流量大,但平均每小时进出替换四批人,以50个座位计算,每小时有200个顾客就餐(不算带走食品的)。怕就怕来一拨粘屁股的,一坐就是俩小时,才花10几元,占座不走,造成晚来的人必须站着就餐。北京地铁就有大量粘屁股的乘客,反正就2元,从天通苑北,通州,黄村等六环车站开始,换乘几次,一坐就是30几站,大大影响了地铁车厢乘客的进出替换率,人为造成拥挤,我们希望看到,此次北京地铁票涨价,通过采取分段收费,能够提高车厢乘客的替换率,最终有效地减少地铁压力。

  新闻:工商总局督查网购后悔权,网购立法或提速
  7月26日媒体报道,近期国家工商总局和中国消费者协会分别约谈了国内主要的大电商,要求电商企业在约谈会结束后30日内进行自查自纠,认真落实“七日无理由退货”规定。政府部门约谈的背后,则是新修订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颁布实施后,该法第二十五条“七日无理由退货”规定的适用范围和具体执行标准并不明晰,存在不同理解,致使退换货成为消费投诉热点。专家表示,目前国内针对电子商务的专门立法尚未出台,随着电商在零售市场所占份额的提升,以及针对网购的涉法事件不断上升,或将倒逼电商立法加快正式发布的时间。
点评:
  所谓“后悔权”,通常是指赋予消费者的一种权利,即消费者购买商品后,如对消费行为产生后悔想法,可以在法律规定的合理期限内根据本人意愿将所购商品退回给经销者,并无须说明理由,也不需承担费用。后悔权制度的实行,实际上是为广大消费者营造出一个“消费冷静期”,使消费者可以在购买商品后的一定时期内对自己的消费行为作出更为理性的判断,并有权采取相应的退货行为,从而进一步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新修订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经营者采用网络、电视、电话、邮购等方式销售商品,消费者有权自收到商品之日起七日内退货,且无需说明理由,但下列商品除外:(一)消费者定作的;(二)鲜活易腐的;(三)在线下载或者消费者拆封的音像制品、计算机软件等数字化商品;(四)交付的报纸、期刊……”。
     从欧美国家回来的朋友经常说,在国外你买什么东西,只要不满意,就可以在规定的时间内退货,人家根本不问退货的原因,一句话也不废。于是乎,有些“聪明”的中国人经常欺负人家“傻”老外,比如,家里开个party,就“买”来整套的音响设备,娱乐一宿以后拉到商场再退掉。还有一朋友家里装修,需要用电锯破一堆木料,于是就“买”来整套电锯,破完所有的木料后再退掉,连租金都省了。因此,由于存在道德风险,所以这次修改《消保法》也只规定了网络、电视、电话、邮购等方式销售商品的“后悔权”,而且列出四种除外情形。
     但我认为对于出售一手房、一手车等先预定,交定金,后签订正式合同,标的物尚未转移的买卖行为,可以给消费者几天的冷静期,以防售楼员、售车员忽悠消费者。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购房者由于不冷静,而且在信息的获得上与卖家存在严重的不对等,所以在售楼处看房时被售楼员一忽悠,就轻易地当场交纳了定金,回家之后和家人、朋友说起买房的事情以后,大家七嘴八舌,导致购房者犹豫、后悔,再去售楼处想退掉房屋,索回定金就非常困难了。其实解约以后开发商并未吃亏,但由于售房、售车等大宗商品的买卖没有相关“后悔权”的规定,导致消费者行使“后悔权”于法无据,维权艰难。但是很可惜,这次新《消保法》规定的“后悔权”没有写入售房、售车先预定,交定金,后签订正式合同,标的物尚未转移的买卖行为的“后悔权”内容。

  新闻:江苏7月起对住宅强制“一户一验”

  江苏省住建厅宣布,江苏省质监站等10家单位参编的《住宅工程质量分户验收规程》将于7月1日在全省实施,这意味着住宅“一户一验”制度成为江苏省的强制性标准,老百姓今后买的每一套房子,都需经过从室内空间、给排水到电气、智能系统等数十项指标的严格检测。据介绍,以整幢房屋抽查为对象的验收模式,已不能满足住宅工程质量发展的需要。7月1日实施的《住宅工程质量分户验收规程》,用地方性强制标准引领和约束分户验收,突出“一户一验”,彻底改变了传统验收模式存在的弊端。

  点评:

  江苏省的这则新闻,使我想起今年发生的两起民用住宅质量事故,4月4日上午,位于浙江省宁波奉化市某小区一幢5层居民房发生倒塌,涉及15户人家。无独有偶,5月12日晚,天津市东丽区某小区6层一住户阳台突然从楼体上脱落、下坠,连带5层、4层阳台一同下坠,砸伤楼下停放的四辆汽车。这两处楼房的房龄都是20多年,都是在没有地震的情况下发生的事故,奉化倒塌的那座楼房,当初还得过什么建筑奖。别忘了,上世纪80年代建设这些房屋的质量问题远不如现在多。这不禁使我们想到,我们现在居住的表面光鲜的房屋,是不是也会在我们不经意中“咔嚓”一声倒塌呢?

    我们买的商品房,号称70年大产权。可这些房子能活到70年吗?我说的是寿终正寝,正常死亡的70年。我经常看到街头撒放天津郊县的房屋广告,醒目地写着20万一套住房,甚至还不到20万一套。20万一套?那卖家的利润是多少?成本才多少钱?这么便宜的房子,质量能撑70年吗?其实,对天津郊县20万一套住房的质疑,也同样适用北上广深200万一套的住房,因为天津郊县的20万和北上广深的200万,价格的区别不是因为房屋面积和质量,而是因为地段的差价,其实房子的质量都差不多。央视在报道奉化塌楼事件时,设计方指出国家对民用住宅的设计要求是50-100年寿命。也就是说,你买的号称70年大产权房,设计寿命50年就算合格。问题是,在施工时,因偷工减料、粗制滥造、以次充好等原因,再加上每家装修时大拆大改胡折腾,增加若干吨装修材料,设计50年寿命的房屋,可能还剩下40年寿命,甚至更短,没等70年,刚活一半就死掉了。

    近10几年来,我国建设了比前半个世纪,甚至一个世纪还多的房子,按照“牛刀”的说法,中国的房屋够20亿人住的。当这些房屋的房龄达到30-40年时,也就是30年后,我们是不是天天都会听到类似奉化、天津上述小区这样房倒屋塌的新闻呢?是不是到处除了拆危楼就是大修危楼呢?是不是今天光鲜亮丽的高楼大厦,30年后就成为一堆堆垃圾呢?这绝不是耸人听闻。江苏省强制实施住宅“一户一验”制度,多少会对房屋质量有些保证。

  新闻:媒体起底郭美美事件引诸多争议

  8月4日,新华社以《从炫富到涉赌,她为何堕入犯罪深渊》,发布通稿对郭美美其人作了“起底式”报道。央视13频道“新闻直播间”栏目也以《起底“网络红人”郭美美》为题,报道郭美美。与此同时,人民日报官微连发12条郭美美相关微博。央视等国家媒体连日滚动播出揭批郭美美的新闻,引来诸多争议,北大教授贺卫方在微博发出“央视,你不能这样做!”的声音:“刑诉法第十二条:‘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案件尚在侦查阶段,嫌疑人是否犯罪及何种犯罪皆在未定状态,还须检察院审查,律师要搜集辩护证据,最终经法院二审终审。案件没到检察院,电视台就把嫌疑人满世界游街示众,法律何在?人权何在?”

  点评:

  郭美美炫富已经有几年的时间了,这个90后女孩高调追求不劳而获的奢侈物质生活,体现了社会上存在的一些浮躁虚荣的社会风气。古人云,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孟子将做人总结成四个“非人也”,即人无是非之心,无恻隐之心,无辞让之心,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我们看郭美美,哪一点懂得是非?哪一点懂得羞恶?这自然也就引起了社会大众的口诛笔伐。

  但是说道此次央视起底郭美美,贺卫方的“央视,你不能这样做!”,我认为央视的这种做法是将一个犯罪嫌疑人的“罪行”在电视上来个媒体大审判,其报道手法已经远远超出一般意义的媒体监督,使央视这个全国最强大的新闻媒介超越正常的司法程序,对被报道对象作出一种先在性的“审判预设”。从法理学的视角看,央视等媒体审判损害了媒体作为社会公器的形象,是新闻媒体的职能错位,它使得司法独立和新闻自由的天平过分倾斜,有悖于法治精神。其对案件的预测性报道可能造成两个方面的消极影响:其一,影响舆论,并通过舆论影响法官的独立判案;其二,就是媒体的不实、不公正报道在法院判决之前和判决之外,直接给案件当事人造成不良的社会评价,或者伤害他们的隐私权。媒体的传播力、影响力是非常巨大的,影像资料的直观性使得公众能够在第一时间掌握相应的信息,自认为这就是真相,但这种“真相”是媒体喂给受众的,是有选择的,这种“真相”的可怕性在于提前宣判了犯罪嫌疑人有罪,更何况宣判者是全国最权威的媒体。我国早已确立的无罪推定的审判原则,任何人在未经法院法官审判之前,都应该是假设无罪的,这是现代法治的基本标志。所以媒体审判是对法院的审判权和犯罪嫌疑人的公民权利的双重侵犯。


  新闻:上海城管“眼神”执法

  8月11日下午,有人在上海浦北路寿益坊小区对面的人行道乱设摊卖水果。接到举报后,徐汇区康健街道的城管队员前去执法,摊主赖着不走,队员们就围坐在他周围,看着他。面对“眼神”执法,摊主吃不消了,离开了现场,但是水果却堆在原地,城管队员一直坚守着。为提升城区环境综合治理水平,徐汇区康健街道依托大联勤工作机制,会同工商、城管、交警等相关部门,持续保持对沿街环境整治的高压态势。对于一些占路经营、劝解无效的流动摊主,他们采取了刚柔并济的办法。

  点评:

  上海城管的“眼神”执法的成本太高,以每位城管队员一天100元工资计算,为对付一个小贩而围坐七八个城管队员,成本就是几百元,这可都是纳税人的钱啊!城管问题诟病很多,实质的问题出在体制上。现在我们的执法、管理成本越来越高,又导致小贩经营成本提高,最终造成菜篮子价格上扬,结果是政府、小贩、市民的“三输”。其实,如果我们换一个思路,政府少花钱多办事,完全可以减少市场城管。

    第一、每个城区都有等待招拍挂的,已经“净地”的空闲地块,这些地块属当地政府所有。当地政府一般就把等待升值后招拍挂的“净地”变成草坪,或变成临时收费停车场。如果政府拿出这些地块,围起来后变成临时菜市场,大家可以免费或只缴纳清洁费进入摆摊卖菜,既解决了市民的就业问题,又降低了菜价,还省去了养城管的费用,这岂不是政府、小贩、市民的“三赢”吗?何乐而不为呢?

    第二、每个城市都有濒临倒闭的工厂,这些工厂的车间、厂区完全可以出租给小商小贩,既解决了周围居民的买菜问题,又给工厂带来收入。工厂可以用本厂的下岗工人管理厂区的市场,还解决了一些人的再就业问题。而且,这个区域是不用城管的。

    第三、凡封闭式的小区,都可以由业主委员会决定,引进有限的小商小贩进入小区卖菜,业主委员会收取小贩一定的费用,以摊薄物业费。同时委托物业公司对小贩进行管理,这又不需要城管进行管理,而且还解决了小区内老年人出行买菜难的问题。这种对特定客户的服务,肯定不会出现缺斤短两现象,如果小贩坑害每天都要见面的老客户,无异于自取灭亡。

    第四、在一些划定的区域,允许市民在早高峰前,晚高峰后,以及周末摆摊设点,解决了一些人的就业问题,还解决市民需要,又增加了城市的生活情趣。

    在一些国家和我国台湾地区,普遍实行以下治理措施:(1)小摊贩合法化,划定区域和时段,让其有序经营;(2)成立小摊贩自治组织,实现自我治理和约束;(3)国家提供必要的制度规范和监督救济,协调摊贩与其它利益集团的关系,避免摊贩黑社会化。而我们为什么不能学习人家的成功经验呢?